周安方周安方

周安方-老中医传承工作室
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、博士研究生导师,个人专利产品:黑葚膏!
文章18浏览3095

周安方治疗疑难杂病验案

  1 前列腺癌病案
 
  汪某某,男,69岁。
 
  2012年1月4日初诊。患者2年前因中风而左侧肢体瘫痪,至今行走困难。1个月前因肉眼血尿、排尿困难在某省会综合医院作MRI及前列腺穿刺病理检查确诊为前列腺癌。因癌肿过大、癌细胞转移而放弃手术治疗,靠插导尿管排尿,主治教授嘱其每个月到医院换1次导尿管,并预期寿命不过半年。患者插着导尿管由家人搀扶来院就诊,表情痛苦,察其尿袋中尿液呈血性浑浊液体,前列腺特异性总抗原128 ng/mI(正常值<4 ng/mI),伴有尿道疼痛,小腹坠胀,精神不振,舌苔黄腻,舌质色黯,脉细而弱。证属湿热蕴毒,损伤阴络,兼有脾虚。因其湿热蕴毒较急,故治拟清热解毒,利湿通淋,凉血止血,药用黄柏、金银花、连翘、败酱草、半枝莲、白花蛇舌草、土茯苓、小蓟、茜草、石韦、甘草。7剂,水煎服,每日1剂。
 
  2012年1月11日复诊:患者自诉药后尿道疼痛减轻,要求拔除导尿管,察其尿袋中尿液淡红而不浑浊,舌脉如前。不敢冒然让其拔除导尿管,嘱其继进原方7剂,以观后效。
 
  2012年1月18日复诊:患者自诉药后尿道疼痛消失,察其尿袋中尿液微黄,尿道口有少量尿液从导尿管周围渗出,舌苔薄黄,舌质色黯,脉细而弱。患者病情减轻,故嘱其拔除导尿管,治拟清热解毒,利湿通淋,补脾益气,方用化癥汤加减,药用白花蛇舌草、半枝莲、败酱草、金银花、连翘、土茯苓、丹参、红花、郁金、三七粉、浙贝母、夏枯草、灵芝、生晒参。30剂。
 
  2012年2月29日复诊:患者自诉于上次当日下午拔除导尿管后排尿通畅,1周后腹胀消失,1个月后不需搀扶而可自行行走。继续投以上方,并随证略有增减。
 
  2012年11月14日复诊:患者服用化癥汤加减方治疗11个月余,自诉精神转佳,余无不适,复查前列腺特异性总抗原值也已恢复正常(1.4 ng/mI),近期疗效满意。
 
  按:患者肉眼血尿、尿液浑浊,是为湿热下注、损伤阴络所致;排尿困难、苔腻舌黯,是有瘀痰内停、阻塞尿道而成;精神不振、脉细而弱,是由脾气亏虚、正气不足使然。由于初诊时已插导尿管,排尿暂时得到解决,故首先清热解毒、利湿通淋,解除损络伤正之忧。三诊时尿道疼痛消失,尿色转为淡黄,说明湿热之势已减,治疗则应标本兼治、多法联治,法拟清热解毒、利水通淋、活血化瘀、化痰祛浊、补脾益气,药用白花蛇舌草、半枝莲、败酱草、金银花、连翘、土茯苓等清热解毒、利湿通淋;丹参、红花、郁金、三七等活血化瘀;浙贝母、夏枯草、土茯苓等化痰祛浊;灵芝、生晒参等补脾益气。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是前列腺癌的特异性指标,属于中医学之“毒”的范畴,对此一是要解毒,即要通过清热解毒之药如白花蛇舌草、半枝莲、败酱草、金银花、连翘等使癌毒得降而解其毒;二是要减毒,即要通过活血化痰之品如丹参、红花、郁金、三七、浙贝母、夏枯草、土茯苓等使癌毒得去而减其毒;三是要抗毒,即要通过扶助正气之药如灵芝、生晒参等使癌毒得制而抗其毒。经过10个月的解毒、减毒与抗毒,不仅减轻了患者的痛苦,而且也抑制了癌毒的发展,使前列腺特异性抗原值降到正常范围(0.4ng/mI),取得了较为满意的近期疗效。
 
  2 腺性膀胱炎病案
 
  丁某某,女,53岁。
 
  2009年6月10日初诊。患者6年前开始尿频尿急,发病半年后在某省级三甲医院确诊为腺性膀胱炎(是一种癌前期病变),并于手术治疗后行膀胱灌注抗肿瘤药物治疗,此后尿频尿急并未缓解,而且尿中脓细胞持续增高,广谱抗生素初用可以暂时缓解,继用则少有疗效。3年前在某省级综合医院再次手术治疗后行膀胱灌注抗肿瘤药物治疗。自此之后,虽然持续使用广谱抗生素,但尿检脓细胞始终不降,尿频尿急症状持续不减,并且伴有尿道口不适、排尿有灼热感、身倦神疲等症。察其舌苔厚腻而黄,舌体胖大、边有齿痕,脉细略数。证属湿热下注,治拟清热利湿通淋,方用导赤散合萆薢分清饮化裁,药用黄柏、栀子、萹蓄、瞿麦、车前子、滑石、土茯苓、萆薢、莲子心、甘草。7剂,水煎服,每日1剂。
 
  2009年6月17日复诊:患者自诉药后尿频尿急等症丝毫未减,尿检脓细胞亦未下降。察其舌苔仍然白厚而黄,以为湿热交结不解,非重剂难以奏功,因而再在前方基础上加蒲公英、败酱草、白花蛇舌草等清热解毒之品,并加大用药剂量,嘱其再进7剂。
 
  2009年6月24日复诊:患者自诉药后诸症及尿检一丝未改,且增食欲不振,丧失治疗信心。察其舌苔厚腻而黄,舌体胖大、边有齿痕。斟酌再三,因清利治疗尿频尿急无效,故改从脾治,冀以改善患者食欲不振等症而增强其治疗信心,遂投以参苓白术散加炒山楂。7剂。
 
  2009年7月3日复诊:患者自诉药后食欲不振明显好转,身倦神疲、尿频尿急也有所减轻。察其舌苔由厚腻而黄转为薄白微黄。继续健脾,兼以清利,方用护脬汤加减,药用黄芪、党参、太子参、灵芝、半枝莲、白花蛇舌草、金银花、连翘、萹蓄、瞿麦、甘草。14剂。
 
  2009年9月20日复诊:患者自服上方60余剂,自诉药后诸症消失,尿检一切正常。再处上方10剂,嘱其减少药量,改为两天服1剂药,以善其后。
 
  2010年7月9日,患者介绍一位腺性膀胱炎友人前来就医,因而问其身体状况,友人曰其健康无恙。
 
  按:患者尿频尿急,尿中脓细胞持续增高,舌苔厚腻而黄,证属湿热下注无疑,但投以清热利湿通淋之常剂无效,便误以为是湿热交结不解,非重剂难以奏功,进而投以清热利湿通淋之重剂,结果尿频尿急一丝未改,反增食欲不振。反复思考,患者尿频尿急在先,身倦神疲在后,身倦神疲显然是因手术、抗肿瘤药物、大剂量广谱抗生素伤损脾气所致,但初诊时却忽视了患者已有之脾气亏虚,而大剂清热利湿通淋之品又致脾气更虚,脾虚不运,酿生湿浊,湿浊下注,蕴而化热,从而加重下焦湿热,导致湿热交结不解,因而治疗无功。三诊时改从健脾治疗,使脾气来复,运化有力,湿浊不生,无以化热,湿热自解,故而有效。但因患者毕竟证属脾气亏虚、湿热下注,单纯扶正难以却邪,单纯祛邪难以复正,对此正虚邪实之候,必须扶正祛邪并举,故治拟补脾益气,清热利湿,药用黄芪、党参、太子参、灵芝、甘草等补脾以复正气,半枝莲、白花蛇舌草、金银花、连翘、萹蓄、瞿麦等清利以却实邪,法证相应,故能愈之。
 
  3 血小板减少性血精症案
 
  谢某某,男,42岁。
 
  2011年5月15日初诊。患者2年前开始发生皮肤紫癜,多为散在性针头大小的皮内或皮下出血点,检查血小板数量减少,近1年来伴发血精。刻下患者性生活时排出血性精液,血色鲜红,没有射精疼痛感觉,伴有口咽干燥、舌红少津,脉细略数,检查血小板计数75.3×109 /L,出血时间9.5 min,凝血时间12.8 min,RBC计数3.8×1012 /L,WBC计数3.5×109 /L。证属阴虚火旺,迫血妄行,治拟滋阴降火、凉血止血,方用知柏地黄汤合二至丸加减,药用黄柏、知母、生地黄、玄参、丹皮、赤芍、女贞子、墨旱莲、紫草、小蓟、炒地榆、阿胶珠、甘草等。14剂,水煎服,每日1剂。
 
  2011年6月5日复诊:患者自诉药后口咽干燥减轻,但仍是血精,检查血小板计数89.1×109 /L,出血时间8 min,凝血时间11 min,RBC计数4.5×1012 /L,WBC计数4.1×109 /L。上方加黄芪、太子参。14剂。
 
  2011年6月26日复诊:患者自诉药后血精颜色变淡,检查血小板计数95.6×109 /L,出血时间6 min,凝血时间9 min,RBC计数4.9×1012 /L,WBC计数4.5×109 /L。效不更方,继投上方14剂。
 
  2011年7月17日复诊:患者自诉药后血精停止,精液颜色呈乳白色,余无不适。再处上方10剂,制成蜜丸,以善其后。
 
  按:明代张介宾《景岳全书·血证》说“血本阴精,不宜动也,而动则为病……盖动者多由于火,火盛则逼血妄行”,而阴虚火旺之火,则属虚火。患者精液带血,口咽干燥,舌红少津,脉细略数,出血及凝血时间延长,是为阴虚火旺、迫血妄行所致,故用黄柏、知母、生地黄、玄参、丹皮、赤芍、紫草、女贞子、墨旱莲等滋阴降火、清热凉血;丹皮、赤芍、女贞子、墨旱莲、紫草、小蓟、地榆等清热养阴、凉血止血;丹皮、赤芍又能活血,与止血药物相配,则止血而不留瘀。血小板计数,RBC计数及WBC计数减少,均是阴血亏虚之征,故用阿胶珠、女贞子、墨旱莲等滋补阴血,兼以止血。甘草调和诸药。诸药合用,共奏滋阴降火、清热凉血、补血止血之功,故收获明显。
演示站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于2017-12-27,由周安方发表。
上一篇:周安方治疗消化系疾病验案举隅 下一篇:周安方治疗杂病验案撷菁
隐藏边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