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安方周安方

周安方-老中医传承工作室
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、博士研究生导师,个人专利产品:黑葚膏!
文章18浏览3095

周安方教授运用补肾泻肝法治疗阳痿验案3则

  湖北中医药大学 张家玮 王朝阳 付 畅 陈好远 丁 舟 卢 威 胡振东
 
  周安方教授,湖北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,校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,第四批及第五批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,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中医学、中药学学科评议组成员。周教授从事中医临床工作50余载,临床经验丰富,在国内率先提出了“肾虚肝实”是泌尿男科疾病基本病机的学术观点,并针对性地运用“补肾泻肝”法治疗各种泌尿男科疾病,疗效显著。笔者有幸跟师临床学习,受益匪浅,现摘录周师运用“补肾泻肝”法治疗阳痿验案3则,以飨同道。
 
  1 肾虚血瘀型阳痿
 
  付某某,男,60岁,2013年11月26日初诊。主诉:阴茎勃起困难2年余。患者患高血压病10余年,常年服降压药,目前血压值已经控制在正常范围内。血清性激素检查:睾酮值偏低(212pg/ml,正常值为241-827pg/ml),黄体生成素、卵泡刺激素、雌二醇、泌乳素值均在正常范围内;彩色多普勒阴茎动脉血流检查:提示双侧阴茎动脉供血不足。患者阴茎勃起不坚6年,并且逐渐加重。初诊时患者完全不能同房,受性刺激后亦无勃起反应,伴有性欲低下,腰膝酸软,畏寒肢冷,阴茎冰凉,龟头色暗,舌暗苔白,脉沉而涩。证属肾阳虚衰、肝脉瘀阻,治拟温肾壮阳、活血通络,方用补肾活血汤加减:巴戟天20g,淫羊藿20g,仙茅15g,韭菜子15g,杜仲20g,制附子20g,肉桂10g,枸杞子20g,熟地黄20g,川牛膝20g,当归20g,三棱15g,莪术15g,王不留行20g,蜈蚣1条。14剂,每日一剂,水煎,分3次服。
 
  12月10日二诊:患者告知服药后性欲增强,遇性刺激时阴茎已有勃起反应,畏寒肢冷、阴茎冰冷亦有减轻,但胃纳欠佳,尚未同房。上方去熟地黄,加陈皮10g,14剂。
 
  12月24日三诊:患者告知服药后勃起良好,同房成功,腰膝酸软已除,四肢阴茎转温,食纳增进,察其舌质偏暗,脉沉略弱。上方去制附子、肉桂,加党参30g,嘱其再进14剂,以善其后。
 
  按:周师认为肾阳是阴茎勃起的直接动力[1]。肾阳充足,鼓动有力,则性事活动时阴茎得气血之充盈而能快速勃起;若肾阳虚衰,鼓动无力,则性事活动时阴茎得不到气血的适时充盈而勃起困难。患者肾阳不足,命门火衰,鼓动无力,肢体失煦,腰府失养,则见勃起困难、畏寒肢冷、阴茎冰凉、腰膝酸软;瘀血内停,阻滞经脉,阴茎动脉供血不足,则见勃起困难,龟头色暗,舌暗脉涩。方中巴戟天、淫羊藿、仙茅、杜仲、制附子、肉桂等,温肾壮阳,消散阴寒,鼓舞阳事;然阴阳两者互根互用,阴为阳之基,故用枸杞子、熟地黄滋补肾阴,以从阴中求阳。方中川牛膝、当归、三棱、莪术、王不留行、蜈蚣等,活血化瘀,疏通经络,充盈阳具;其中川牛膝在活血化瘀、补肾壮腰的同时,又可引药下行而直达下焦病所。周师认为,此案阳虚在肾,血瘀在肝,肾虚肝实,虚实夹杂,治以补肾之虚,泻肝之实,肾肝同治,虚实同调,药中病机,故效颇佳。
 
  2 肾虚肝郁型阳痿
 
  邓某,男性,32岁,2014年2月16日初诊。主诉:同房困难2年余。患者两年前结婚,婚后同房未能完成插入,此后虽偶有勃起,但勃起不坚,并且逐渐加重,至今未能完成插入。血清性激素检查:睾酮、黄体生成素、卵泡刺激素、雌二醇、泌乳素值均在正常范围内;彩色多普勒阴茎动脉血流检查:双侧阴茎动脉供血正常。初诊时患者完全不能同房,受性刺激后有时虽可勃起,但是勃起不坚,伴有性欲低下,腰膝酸软,精神萎靡,心烦易怒,抑郁寡欢,时而太息,病情轻重与情绪变化密切相关,舌淡苔白,脉沉略迟。证属肾阳虚衰、肝气郁结,治拟温肾壮阳、疏肝行气,方用补肾疏肝汤加减:巴戟天20g,淫羊藿20g,仙茅15g,肉苁蓉10g,杜仲20g,鹿角胶10g(烊化),熟地黄20g,川芎20g,郁金20g,白蒺藜15g,柴胡10g,香附15g。14剂,每日一剂,水煎,分3次服。
 
  2月23日二诊:患者告知服药后晨勃较前增多,勃起硬度有所增强。自感精神不振,且有睡不安稳,大便偏稀,仍守上方去肉苁蓉,加灵芝20g、红景天20g。14剂。
 
  3月11日三诊:患者与妻同来复诊,告知服药后勃起较好,性欲提高,同房成功,比较满意,睡眠略安,余症大减。察其舌淡苔白,尺脉略沉。上方去柴胡、香附,加刺五加20g,嘱其再进14剂,以资巩固
 
  按:患者阴茎勃起不坚、性欲低下、精神萎靡、腰膝酸软、舌淡苔白、脉沉而迟等,均属肾阳不足,鼓动无力,腰府失养所致,故用巴戟天、淫羊藿、仙茅、肉苁蓉、杜仲、鹿角胶等,温肾壮阳,鼓舞阳事;明·张介宾《景岳全书》说:“善补阳者,必于阴中求阳,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”,故于大队温补肾阳药中少佐熟地黄以滋补肾阴,从阴中求阳。患者心烦易怒,抑郁寡欢,时而太息,病情轻重与情绪变化关系密切等,均属肝气郁结,疏泄失职,情志不畅所致,故用川芎、郁金、白蒺藜、柴胡、香附等,疏肝行气,解郁畅情;气为血之帅,气机郁滞,易致血液瘀滞,方中川芎、郁金既能疏肝解郁,又能行气活血,意在“务在先安未受邪之地”而“治未病”也。周师认为,此案阳虚在肾,气滞在肝,亦是肾虚肝实,虚实夹杂,治以补肾之虚,泻肝之实,肾肝同治,虚实同调,药中肯綮,故取速效。
 
  3 湿热肾虚型阳痿
 
  黄某,男,27岁,2014年3月12日初诊。主诉:同房困难1年余。患者4年前开始尿频、尿急、尿痛,西医诊断为慢性前列腺炎,经治疗后缓解,但经常复发,时轻时重,近1年多来伴发阴茎勃起不坚,同房困难。血清性激素检查:睾酮、黄体生成素、卵泡刺激素、雌二醇、泌乳素值均在正常范围内;彩色多普勒阴茎动脉血流检查:双侧阴茎动脉供血正常;肛门指诊:前列腺I°肿大、压痛+,前列腺液中WBC++、卵磷脂小体少许。初诊时患者完全不能同房,受性刺激后虽然有时可以勃起,但是勃起不坚,不能完成插入,尿频尿急,小便灼热,尿道滴白,小腹胀痛,情绪抑郁,腰脊酸痛,舌红苔黄,脉弦略数。证属肝经湿热、肾气亏虚,治拟清热利湿,兼补肾气,方用清肝补肾汤加减:蒲公英30g,败酱草30g,白花蛇舌草30g,石韦30g,萹蓄20g,土茯苓30g,萆薢20g,青皮15g,杜仲20g,桑寄生30g,巴戟天20g,黄芪30g。14剂,每日一剂,水煎,分3次服。
 
  3月26日二诊:患者告知服药后少腹胀痛、尿频尿急、小便灼热、尿道滴白、小腹胀痛、腰脊酸痛等症大减,心情舒畅,勃起硬度增加,惟觉大便略稀。仍守上方,其中蒲公英减量至15g,14剂。
 
  4月17日三诊:患者告知服药后少腹胀痛、尿频尿急、小便灼热、尿道滴白、小腹胀痛、腰脊酸痛等症基本消失,勃起硬度显著增加,同房2次均获成功。复查前列腺液中WBC少许、卵磷脂小体++。察其舌质淡红,舌苔薄白,脉缓略弱。上方去黄柏、白花蛇舌草、石韦、萹蓄,加生晒参10g,嘱其再进14剂,以杜复发。
 
  按:《灵枢·经脉》云:“肝足厥阴之脉……循股阴入毛中,过阴器,抵小腹”。男子精室属于阴器范畴,精室毗邻膀胱,精室之病常常波及膀胱;肝经湿热下注,蕴结精室,波及膀胱,则见尿频尿急、小便灼热、尿道滴白、舌红苔黄、脉弦略数等症,故用蒲公英、败酱草、白花蛇舌草、石韦、萹蓄、土茯苓、萆薢等,清肝泻热,利湿通淋;小腹为肝经所过,肝经湿热蕴结,经气不利,情志不畅,则见小腹胀痛,情绪抑郁,故用青皮疏肝行气,解郁畅情;且青皮归肝经,还可引白花蛇舌草、石韦、萹蓄、萆薢等清热利湿通淋药归入肝经而下达精室病所。肾之元气亏虚,无力推动气血,腰府失于荣养,阴茎失于充盈,则见腰脊酸痛,勃起困难,故用杜仲、桑寄生、巴戟天、黄芪等,强腰脊,益肾气;黄芪主升,为补气要药,明·贾所学《药品化义》谓其“性温能升阳”,元·王好古《汤液本草》谓其“入……足少阴命门”、“补肾脏元气”。因其善补元气,又具升举之性而有举阳之功,是治疗肾气亏虚之阳痿的要药。周师认为,此案湿热在肝,气虚在肾,是为肝实肾虚,虚实夹杂,治以泻肝之实,补肾之虚,寒温同用,虚实同调,药证相符,故奏捷效。
演示站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于2017-12-27,由周安方发表。
上一篇:周安方教授运用安神药对经验 下一篇:周安方治疗精子质量严重异常性不育症验案举隅
隐藏边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