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安方周安方

周安方-老中医传承工作室
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、博士研究生导师,个人专利产品:黑葚膏!
文章18浏览3095

周安方教授运用安神药对经验

  周安方教授是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,临床经验丰富,擅长运用药对。笔者有幸跟师临床学习,受益匪浅,现举例介绍周安方教授运用部分安神药对的经验如下:
 
  1 养血安神药对
 
  1.1 龙眼肉和夜交藤
 
  龙眼肉:味甘,性温,归心、脾经。质润微香,长于补益心脾、养血安神而用于治疗心脾两虚、气血不足之失眠健忘等。《滇南本草》谓其“养血安神”。
 
  夜交藤:又名首乌藤,味甘、微苦,归心、肝经。能补养阴血、养心安神而用于治疗阴虚血少之失眠多梦、心神不宁等症。《本草正义》谓其“治夜少安寐”,《饮片新参》谓其“养肝肾……安神催眠”。
 
  两药配对,相须为用,皆可补养阴血、养心安神。二者同用,尤其适用于思虑过度#心脾两虚#阴血虚少之失眠多梦、心神不宁等。
 
  1.2 酸枣仁和柏子仁
 
  酸枣仁:味甘、微酸,性平,归心、肝、胆经。质润,可养心阴、益肝血而用于治疗心肝阴血亏虚、心失所养之虚烦不眠、健忘多梦等症。《名医别录》谓其“主心烦不得眠,益肝气,坚筋骨,助阴气”。
 
  柏子仁:味甘,性平,归心、肾、大肠经。味甘质润,长于养心血、安心神而用于治疗心血亏虚、心阴不足之虚烦不眠、心悸健忘等症。《本草纲目》谓其“养心气……安魂定魄,益智宁神”。
 
  两药配对,一则养心益肝,一则功专养心。二者同用,尤其适用于肝阴亏虚、心血不足之神不守舍、虚烦不眠等。
 
  2 补气安神药对
 
  灵芝和刺五加、茯神。
 
  灵芝:味甘、苦,性平,归肺、心、肝、脾经。能益心气、补心血、安心神而用于治疗心之气血不足、心神失养所致之心神不宁、失眠多梦等症。《神农本草经》载其“益心气,补中,增智慧不忘”,《新修本草》谓其“安心神”。
 
  刺五加:味甘、微苦,性温,归肺、脾、心、肾经。可益心脾之气、补肾安神而用于治疗心脾两虚、肾气不足之失眠健忘、腰膝酸软等症。《长白山植物药志》谓其“补气益精……主治神经衰弱、气虚乏力”。
 
  灵芝与刺五加配对,一则益心气力强,一则兼补益肾气。二者同用,尤其适用于久病或大病之后心脾两虚、肾气不足、心神失养之体弱不寐、神疲乏力等症。
 
  茯神:味甘淡,性平,归心、脾经。善理心气、宁心安神而用于治疗健忘失眠等症。《名医别录》谓其“安魂魄,养精神”,《本草药性大全》谓其“专理心经,善补心气”。
 
  灵芝与茯神配对,相须为用,均可益心气,宁心安神力强。二者同用,尤其适用于心气不足、不能藏神之心神不宁、夜卧不安等。
 
  3 滋阴安神药对
 
  百合和生地黄、麦冬。
 
  百合:味甘,性微寒,归肺、心、胃经。既可养心阴,又可清心热,且具安神之功,故常用于治疗心阴不足、虚热上扰之失眠多梦、心神不安等症。《日华子本草》谓其“安心,定胆,益志,养五脏”。
 
  生地黄:味甘、苦,性寒,归心、肝、肾经。甘寒质润,清热凉血之中又能滋养阴血,故常用于治疗阴血不足兼有热象之心烦不眠等症。《日华子本草》谓其“助心胆气,安魂定魄”。
 
  百合与生地黄配对,皆可清心热、养心阴,常相须为用。二药同用,尤其适用于治疗心阴不足、心经有热(无论虚实)所致之心神不安、失眠多梦等症。
 
  麦冬:味甘,微苦,性微寒,归肺、胃、心经。微香质润,清和平缓,入心经而可养心阴、清心热,并具除烦安神之功,故常用于治疗心阴虚有热之心烦、失眠多梦等症。《日华子本草》谓其“治五劳七伤,安魂定魄”。
 
  百合与麦冬配对,养心阴、清心热之功增强,且皆能安神。二药同用,尤其适用于治疗心阴虚有热之心烦、失眠多梦等。
 
  4 解郁安神药对
 
  合欢皮和合欢花。
 
  合欢皮:味甘、苦,性平,归心、肝经。微香主散,长于疏解肝郁而除烦、怡悦心志而安神,故常用于治疗情志不遂之失眠、心神不宁等症。《神农本草经》谓其“主安五脏,和心志,令人欢乐无忧”。
 
  合欢花:味甘、苦,性平,归心、肝、脾经。微香善散,善解心郁、理肝气而安心神,故常用于治疗情志所伤、忧郁失眠等症。《饮片新参》谓其“调和心志,开胃,理气解郁,治不眠”。
 
  两药配对,皆微香而主散,解肝郁、悦心志,常相须为用。二者同用,尤其适用于治疗情志不遂、愤怒忧郁之烦躁失眠、心神不宁等。
 
  5 清热安神药对
 
  黄连和栀子。
 
  黄连:味苦,性寒,归心、胃、肝、大肠经。善泻火热邪毒,并以泻心经实火见长,故常用于治疗心火亢盛之烦躁失眠症。《主治秘要》谓“其用有五:泻心热,一也;去上焦火,二也”。
 
  栀子:味苦,性寒,归心、胃、肝、三焦经。气薄能升,味厚能降,苦寒能清心肝之火、泻三焦之热,具泻火除烦之功,常用于治疗多种火热实证所致之心烦不寐症。《医学启源》谓“其用有四:去心经客热一也,除烦躁二也”。
 
  二药配对,相须为用,皆苦寒而泻火力强,尤其适用于心火亢盛、热病心烦之失眠多梦、躁扰不宁等。
 
  6 化痰安神对药
 
  石菖蒲和远志。
 
  石菖蒲:味辛、苦,性温,归心、肝、脾经。辛香而清爽,善入心经,既可去痰开窍,又可宁心神、益心智,常用于治疗痰浊蒙蔽清窍之头晕失眠、痴呆健忘等症。《名医别录》谓其“聪耳明目,益心智,高志不老”。
 
  远志:味辛、苦,性温,归心、肺、肾经。辛温芳香而通散,主入心、肾,既可助心气而宁心安神,又可通肾气而强志不忘,为安神定志佳品;亦能祛痰涎、利心窍,常用于治疗心肾不交之心神不宁、失眠多梦等症。《药性论》谓其“治心神健忘,安魂魄……主梦邪”。二药配对,常相须为用,一则长于祛痰开窍,一则长于宁心强志。二者同用,尤其适用于痰蒙神窍、痰浊阻心之心神不宁、失眠多梦等。
 
  7 重镇安神药对
 
  7.1 磁石和珍珠母
 
  磁石:味咸,性寒,归心、肝、肾经。质重镇降,长于镇惊安神,性寒可清心肝之火,味咸而入肾,常用于治疗肾虚肝旺、肝火上炎之心神不宁、惊悸失眠等症。《本草从新》谓其“色黑入水……补肾益精,除烦去热”。
 
  珍珠母:味甘、咸,归肝、心经。质重镇降,既能镇心安神,又可平肝潜阳,常用于治疗心火亢盛、肝阳上亢之心悸失眠、眩晕头痛等症。《饮片新参》谓其“平肝潜阳,安神魄”。
 
  二药配对,皆性寒而质重,共奏平肝潜阳、镇惊安神之功。二者同用,尤其适用于肝阳上亢、心肝火旺之心悸失眠、烦躁不安等。
 
  7.2 龙骨和牡蛎
 
  龙骨:味甘、涩,性平,归心、肝、肾经,质坚镇敛,长于镇静安神、平肝潜阳而用治心神不宁、失眠多梦等症,为重镇安神常用药。《药性论》谓其“逐邪气,安心神……虚而多梦纷纭加而用之”。
 
  牡蛎:味咸、涩,性微寒,归肝、心、肾经。质重能镇而安神,咸寒入肝而平肝潜阳、益阴,常用于治疗水不涵木、阴虚阳亢之心神不安、失眠多梦等症。《海药本草》谓其“止盗汗,除烦热……能补养安神”。二药配对,一则长于镇惊安神,一则长于平肝潜阳。二者同用,尤其适用于阴虚阳亢之心烦不安、失眠多梦等。
 
  小结
 
  失眠是临床常见病症,病因众多,有虚有实。虚证者多属气血不足、心脾两虚,或阴虚火旺、虚热扰神;实证者多为气郁痰阻,或痰郁化热、扰动心神。因其病因病机不同,临床表现各异,治疗上常辨证论治,治本为主,标本同治,并采用安神经验药对,经过临床验证,疗效良好。
演示站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于2017-12-27,由周安方发表。
上一篇:周安方教授辨治腺性膀胱炎的经验 下一篇:周安方教授运用补肾泻肝法治疗阳痿验案3则
隐藏边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