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安方周安方

周安方-老中医传承工作室
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、博士研究生导师,个人专利产品:黑葚膏!
文章18浏览3095

周安方教授辨治腺性膀胱炎的经验

  腺性膀胱炎(cystitis glandularis,CG)以膀胱刺激征、血尿等为主要临床表现,病变多发于膀胱颈部、三角区,是一种膀胱黏膜上皮增生性、化生性病变,也是一种潜在的癌性病变。周安方教授系湖北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,全国第四批、第五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,笔者跟师侍诊数年,亲睹周师辨治腺性膀胱炎的疗效颇佳,现将周师辨治腺性膀胱炎的经验简介如下,以供同道临床参考。
 
  1 病因病机
 
  周师认为,腺性膀胱炎以尿频、尿急、尿血等临床表现为主症,属于中医学“淋证”范畴,但因其有癌变之风险,又异于单纯的“淋证”;其病变虽在膀胱,但与肾、脾、肝之关系非常密切。
 
  1.1 湿热内蕴
 
  周师认为,本病属于膀胱的器质性病变,又以尿频、尿急、尿灼、尿血为主症,因此湿热蕴结侵袭损伤膀胱是本病早期的主要病机。《素问·灵兰秘典论》说:“膀胱者,州都之官,津液藏焉,气化则能出矣”。正常情况下,膀胱所藏之津液在肾之气化作用下而适时排出,就不会发生尿频、尿急、尿灼、尿血等排尿异常的症状。若外阴不洁而感受湿热,或嗜食辛辣厚味而酿生湿热,或肝胆湿热循经下注膀胱,湿热之邪蕴结侵袭损伤膀胱,从而发生尿频、尿急、尿灼、尿血等症。
 
  1.2 肾气亏虚
 
  周师认为,肾与膀胱相表里,肾气具有抗御外邪侵袭膀胱、主宰膀胱气化、约束膀胱开合、控制膀胱排尿的功能。若因房劳太过、大病久病、年老体弱等因素耗伤肾气,导致肾气亏虚。肾气亏虚,则一方面是不能固摄膀胱,导致膀胱开多合少,津液不藏,从而发生尿频、尿急等症;另一方面是外邪乘虚而入侵膀胱,损伤膀胱组织,影响膀胱功能,从而发生尿频、尿急等症。故隋·巢元方《诸病源候论·淋病诸候》说:“诸淋者,由肾虚而膀胱热故也”。此外,腺性膀胱炎的后期,常因湿热等邪蕴结膀胱,迁延日久则累及肾脏,导致肾气亏虚,形成虚实夹杂的病机证候。因此,肾气亏虚则是本病后期的重要病机。
 
  1.3 脾气亏虚
 
  周师认为,膀胱上皮粘膜病变是本病的重要病理变化,上皮粘膜属于中医“肌”的范畴,而脾其充在肌。若劳倦过度、饮食不节等因素损伤脾气,导致脾气亏虚。脾气亏虚,则一方面是气不摄津,膀胱失约,津液不藏,从而发生尿频、尿急等症;另一方面是化源不足,膀胱之肌无所充,复受病邪侵袭则易产生病变,从而发生尿频、尿急等症。故《灵枢·口问》说:“中气不足,溲便为之变”。此外,脾为后天之本,后天能够养育先天,从而维持先天肾气之充盛,若脾气亏虚,日久势必影响及肾,导致肾气亦虚,膀胱御邪无力,外邪乘虚而入侵损伤膀胱,亦致尿频、尿急等症,故脾气亏虚与本病的发生亦是密切相关。
 
  1.4 气滞血瘀
 
  周师认为,气血为脏腑生理活动的物质基础,气血运行畅利,有助于膀胱的气化功能;气血瘀滞不行,就会影响膀胱的气化功能。如因郁怒伤肝,疏泄不及,气血内停,瘀滞膀胱;或因房事不节,忍精不泄,精血内瘀,阻滞膀胱;或因跌打伤损,盆腔手术,损伤络脉,血瘀膀胱;或因肾虚日久,久病入络,肾络瘀阻,阻碍膀胱等,均可导致膀胱组织损伤,膀胱容量减少,膀胱气化不行,开合失度,藏泄失常,从而发生尿频、尿急等症。本病之膀胱粘膜上皮增生、鳞化及Brunn’s巢的形成,均与气滞血瘀病机相关。
 
  周师认为,从理论上讲本病虽有纯实或纯虚证的存在,但临床实际则是虚实夹杂证者常见,故临床上一定要仔细审证求因、辨证论治,方不致贻误病情。
 
  2 治法方药
 
  周师认为,临床上治疗本病的常用方法有清热利湿、补益肾气、补益脾气、行气活血等法。
 
  2.1 清热利湿
 
  适用于湿热内蕴证,常用方剂有八正散、导赤散、龙胆泻肝汤等,常用药物有白花蛇舌草、蒲公英、石韦、扁蓄、瞿麦、滑石、土茯苓、甘草等。若尿液白细胞过多者,可合用五味消毒饮;红细胞过多者,可合用小蓟饮子;小便灼痛者,可重用六一散;小腹胀痛者,可合用金铃子散;膀胱粘膜上皮病变明显者,可酌加浙贝母、山慈菇、夏枯草等。
 
  2.2 补益肾气
 
  适用于肾气亏虚证,常用方剂有缩泉丸、桑螵蛸散、右归饮等,常用药物有人参、补骨脂、巴戟天、山茱萸、覆盆子、桑螵蛸等。若神疲乏力者,可酌加炙黄芪、黄精、白术等;腰膝酸软者,可酌加杜仲、桑寄生、续断等;畏寒肢冷者,可酌加附子、仙茅、巴戟天等;小腹胀痛者,可酌加小茴香、乌药、肉桂等。
 
  2.3 补益脾气
 
  适用于脾气亏虚证,常用方剂有四君子汤、参苓白术散、补中益气汤等,常用药物有人参、黄芪、白术、茯苓、炒扁豆、山药、炙甘草等。若食欲不振者,可酌加炒山楂、炒二芽、鸡内金等;大便溏泻者,可酌加肉豆蔻、赤石脂、禹余粮等;面色淡白者,可酌加阿胶、当归、熟地黄等。
 
  2.4 行气活血
 
  适用于气滞血瘀证,常用方剂有桃红四物汤、少腹逐瘀汤、失笑散等,常用药物有桃仁、红花、当归、川芎、穿山甲、王不留行、川牛膝、小茴香、香附等。若小腹胀痛者,可合用金铃子散;小腹刺痛者,可酌加制乳香、制没药、三七等;排尿不畅者,可酌加王不留行、路路通、蜈蚣等。
 
  3 验案举隅
 
  某女,42岁,2014年9月9日初诊。主诉尿频、尿急4年余。患者于4年前开始尿频、尿急,并逐渐加重,初期用西药抗生素和中药清热利湿通淋治疗均有效,但继续使用则疗效不显,因而久治不愈。日前在我省某综合性三甲医院行膀胱镜检查,见膀胱颈部及三角区粘膜充血、透明囊性及乳头状隆起;病变组织病理活检见膀胱黏膜上皮增生,深及膜固有层以下,伴Brunn's巢形成,其内可见缝隙及形成分支状,中心出现腺性结构,并且存在淋巴细胞和浆细胞浸润,确诊为腺性膀胱炎,建议手术治疗。由于患者惧怕手术而来我院求治。刻下:患者尿频尿急,日尿十几次,严重时约半小时一次,夜尿4-5次,伴有小腹坠胀,纳呆便溏,神疲乏力,腰膝酸软,面色淡白,舌边齿痕,苔微黄腻,脉沉而弱;尿液分析:WBC(++),BLD(+)。证属脾肾气虚,兼有湿热内蕴,治以补脾益肾,兼以清热利湿,方用四君子汤、缩泉丸、桑螵蛸散等方加减化裁,药用生晒参15g、黄芪30g、党参20g、白术15g、桑螵蛸10g、益智仁15g、覆盆子20g、白花蛇舌草30g、连翘20g、土茯苓30g、小蓟20g、甘草10g,14剂。
 
  9月26日复诊,患者诉症状明显好转,效不更方,嘱其继服前方14剂。
 
  10月14日三诊,患者诉日间排尿7次,夜间排尿2次,饮食增进、大便正常、精神转佳、腰不酸软、腹不坠胀,仅睡眠欠佳,查其舌有齿痕,舌苔薄白,脉沉而缓,尿检:WBC(±),BLD(-)。前方去白花蛇舌草、连翘、土茯苓、小蓟,加灵芝20g、刺五加20g,以资巩固。
 
  2015年3月20日,患者来院告知,间断服上方数十剂,诸症消失,日前到我省某综合性三甲医院行膀胱镜复查,见膀胱内壁光滑,膀胱黏膜无充血、水肿、增生等病变。
演示站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于2017-12-27,由周安方发表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周安方教授运用安神药对经验
隐藏边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