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安方周安方

周安方-老中医传承工作室
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、博士研究生导师,个人专利产品:黑葚膏!
文章18浏览3095

 
  周安方,男,1948年9月出生,汉族,湖北孝感人,中共党员,研究生学历,教授(二级)、主任医师、博士研究生导师。任现湖北中医药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,湖北省中医师协会会长。历任湖北中医药大学副校长,校教学委员会副主任,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,校学位委员会副主席,中医基础理论(内经)学科带头人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评委,湖北省科学技术奖评委,湖北省教学系列高级职称评委、湖北省卫生系列高级职称评委;系第四批及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,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项目指导老师,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周安方教授传承工作室指导老师,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中医学、中药学学科评议组成员,全国临床医学(中医学)、中药学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建设专家委员会委员,并获湖北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、全国首届百名中医药科普专家称号。周安方教授指导培养博士生、硕士生50余人,发表学术论文170余篇,出版学术著作20余部,获省级以上科技进步奖6项,代表作有《周安方医论选集》《中医症状辨治心悟》《中医临床诊疗指南》《传统老年医学》《现代中医男科学》等。
 
  周安方教授治学严谨,求真务实,精勤不倦,锲而不舍,师事百家,博采众长,为人师表,教书育人。因此,其造诣精深,建树颇多,德高望重,德技双馨。
 
  1 学术思想
 
  1.1 全面界定中医学的学科属性
 
  周安方教授认为中医学的学科属性应从医学属性、科学属性、时代属性、文化属性等四个方面进行界定。
 
  ⑴中医学的医学属性:中医学属于自然科学的范畴,同时具有社会科学的特点,并且还受到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深刻影响,是一门以自然科学为主体、多学科知识相交融的医学科学;中医学有系统的、高深的理论作指导,尽管有经验医学的成分,但在其发展过程中逐步构建了成熟的、系统的、完整的理论体系和诊疗方法,因此属于理论医学范畴。
 
  ⑵中医学的科学属性:中医学是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前所未有的、最先发明的、与众不同的、独一无二的创造,因此,中医学是一门具有原创性和独创性的科学,也是我国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科学;中医学最大的特点,在于它所研究的人体对象始终是有思想感情的活人,它强调精神对生命的特殊意义和关键作用,因为精神是人体最高层次的功能;中医学研究的对象主要是人,而不是病,其主要目标不是治病,而是助人,即帮助人恢复和提高自身具有的调节能力,调动和激发人的生命潜能,从而实现祛病健身。
 
  ⑶中医学的时代属性:中医学的基本理论自从其创立以来,就一直指导着中医药的临床实践,中医药的防治手段至今仍在发挥防病治病保健的重要作用,因此,中医学具有传统医学特征;随着时代前进的步伐,中医药一直在沿着自己的规律向前发展,如汉代张仲景在《素问·热论》基础上创立了六经辨证,明清吴又可、叶天士、吴鞠通等人在张仲景基础上提出了戾气学说、创立了卫气营血与三焦辨证等。因此,中医学具有与时俱进特征。
 
  ⑷中医学的文化属性:中医药是中华民族在长期与疾病斗争的过程中积累起来的宝贵财富,是人类科技发展和文明进步史上的伟大创造发明(在指南针、造纸术、印刷术、火药发明之前就有了中医药);中医药文化的核心价值,主要体现为以人为本、医乃仁术、天人合一、调和致中、大医精诚等理念;中医药凝聚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华,成为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不可分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和载体;把中医药作为传播和弘扬中华文化、扩大中华文化国际影响的重要载体,充分发挥中医药在繁荣中华优秀文化、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方面的作用,对于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,提高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具有深远意义。
 
  1.2 界定中医基础理论研究内容
 
  ⑴中医基础理论研究的范畴:周安方教授认为中医基础理论是指导中医学术发展的具有方向性、根本性的理论,是中医学的基本概念、基本原理、基本规律的总称,是中医学基本原理和法则的集中体现,是认识人体生命活动、病理变化以及临床诊断和遣方用药施术的根本依据。
 
  ⑵中医基础理论研究的内容:周安方教授认为中医基础理论研究的内容包含两个部分:一是中医基础学科的基础理论,包括中医阴阳五行理论、中医藏象理论、中医病因病机理论、中医诊法理论、中医辨证理论、中医治则治法理论、中医养生防病理论、中医基础理论研究方法学等;二是中医临床学科的基础理论,包括内、外、妇、儿、五官、男科等中医临床学科的基础理论,如小儿的生理病理特点理论、老年人的生理病理特点理论、男性的生理病理特点理论、女性的生理病理特点理论等。
 
  ⑶中医基础理论研究的方法:周安方教授强调中医基础理论研究要走出单纯用西医的模式、理论、研究方法或标准来解释验证中医基础理论的误区,转为遵循中医理论自身发展的基本规律进行中医基础理论研究;中医基础理论研究的方法应该多样化,只有开展多个方向、多个层次、多种方法以及多个学科领域的交叉联合研究,才有可能在真正意义上推动中医基础理论研究的进步和发展;中医基础理论的研究方法应以传统研究方法和现代研究方法相结合,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研究方法,建立符合中医药特点的方法学,具体包括文献整理研究方法、临床实践研究方法、现代实验研究方法、理论思维研究方法等,但是无论采取何种研究方法,都必须是以弘扬中医理论体系自身的特色为前提。
 
  1.3 发展创新中医学的学术理论
 
  ⑴新解“肾主发育”的学术观点: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认为,肾之精气的盛衰决定着人之生长壮老已的生命过程,从而首次比较全面地论述了“肾主生长发育”的学术观点。
 
  ①肾主脏腑的发育:周安方教授根据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“肾主生长发育”的论述推理,认为全身五脏六腑、奇恒之腑的生长发育都应由肾所主。《灵枢·经脉》说:“人始生,先成精,精成而脑髓生,骨为干,脉为营,筋为刚,肉为墙,皮肤坚而毛发长。谷入于胃,脉道以通,血气乃行”。也说明人体五脏六腑、四肢百骸、肌肉经脉的生成均由肾所主。肾主生长发育的物质基础是肾之精气,肾之精气充足,能主持脏腑的生长发育,则脏腑之形态结构和功能活动才能正常;反之,肾之精气不足,不能主持脏腑的生长发育,则脏腑之形态结构和功能活动就会失常。
 
  ②肾主骨脑的发育:周安方教授认为,肾藏精,主骨,生髓,通脑,脑为髓之海,因此肾与骨脑密切相关。肾之精气的盛衰决定着全身各个组织器官的生长发育,因此,骨脑之生长发育亦是由肾所主。
 
  骨为立身之主干,而肾之精气可以化髓养骨,是骨生长发育的物质基础,故王冰注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说:“肾之精气,生养骨髓”;清·唐容川《医经精义》说:“肾藏精,精生髓,髓生骨,故骨者肾之所合也”,“髓者,肾精所生,精足则髓足,髓在骨内,髓足者则骨强”。说明肾之精气充足,能主持骨的生长发育,则骨之形态结构和功能运转才能正常;反之,肾之精气不足,不能主持骨的生长发育,则骨之形态结构和功能运转就会失常。
 
  脑为元神之府,肾之精气充足,能主持脑的生长发育,则脑之形态结构和神机运转才能正常;反之,肾之精气不足,不能主持脑的生长发育,则脑之形态结构和神机运转就会失常。
 
  ③肾主前列腺的发育:周安方教授认为,前列腺作为人体的一个重要器官,其生长也是由肾之精气控制的。人进入少壮期,肾之精气充盛,各器官逐渐发育成熟并维持其旺盛的机能;进入老年期,肾之精气虚衰,各器官的生长失常而使其机能衰减。说明肾之精气的充盛是机体各器官正常生长发育的基础,即肾之精气充盛,能主持生长发育,各器官就能正常生长发育;肾之精气虚衰,不能主持生长发育,各器官不仅不能正常生长发育,反而导致生长发育异常。尤其是进入老年肾虚阶段,有的器官如睾丸等就会发生萎缩变小,有的器官如前列腺等可能发生异常增大。这种缩小或增大的现象,均属生长发育异常,都是肾之精气虚衰,不能主持正常生长发育而产生的后果。
 
  前列腺的生长发育规律是,少年阶段,伴随肾之精气逐渐充盛,前列腺进入正常生长期,其体积逐渐由小而大;壮年阶段,肾之精气平均,前列腺进入生长相对平衡的稳定期,其体积便维持在正常大小;老年阶段,肾之精气逐渐虚衰,前列腺进入增生期而发生异常生长,其表现则为前列腺体积异常增大。
 
  ④肾主精索静脉的发育:周安方教授认为,肾藏精,主生殖与生长发育,因此精索静脉的生长发育亦当由肾所主。先天禀赋不足,肾之精气亏虚,精索静脉发育不良,因而使其结构缺陷和功能异常;气虚不能推动血行,血液瘀滞肝经,故而发生精索静脉曲张;肾虚血瘀,生殖之精生成障碍,从而导致不育。
 
  肾为先天之本,由于先天禀赋不同,在其生长发育过程中,就会形成不同的脏器组织结构和体质类型。故《灵枢·寿夭刚柔》说:“人之生也,有刚有柔,有弱有强,有短有长,有阴有阳”。说明先天禀赋不足,肾之精气亏虚,人体的生长发育就有可能发生异常,脏器组织结构就有可能发生缺陷或变异。精索静脉曲张的发病多在青壮年期,而且只有一部分青壮年人发病,说明本病的发生与患者先天禀赋不足有着密切的关系。若先天禀赋正常,肾之精气充盛,则精索静脉的组织结构发育就正常;若先天禀赋不足,肾之精气不充,精索静脉的组织结构就有可能发生缺陷与变异。
 
  现代研究认为,精索静脉发生曲张的主要原因是其解剖结构变异,如静索内静脉瓣膜缺失或关闭不全,静脉壁及其周围结缔组织薄弱或睾提肌发育不全等,而且与其体内存在某些有缺陷的基因相关。换句话说,就是精索静脉曲张患者的精索静脉存在先天性的缺陷,因此周安方教授认为,肾之精气亏虚是精索静脉曲张性不育的根本原因。
 
  ⑵首倡“肝司生殖”的学术观点:周安方教授认为,在五脏之中,“肾主生殖”是众所周知的。肝与生殖也有密切关系,但却远远没有引起足够重视。肝的经脉过阴器,其主要生理功能是主藏血和主疏泄,肝可以通过其主藏血和主疏泄而影响生殖功能,因此,认为肝对维持人的正常生殖功能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。当然,肾肝在维持生殖功能的作用上有主次之分,故在前人提出“肾主生殖”之说的基础上,提出了“肝司生殖”的学术观点。
 
  肝为血海,主藏血,调节血量。肝所藏之血除营养周身,供机体生理活动外,还下注血海,充盈冲任,使冲任盛通,从而维持人的正常生殖功能。明·孙一奎《赤水玄珠·调经门》说:“夫血者,水谷之精气也,和调五脏,洒陈六腑,男子化而为精,女子上为乳汁、下为经水”。说明肝血充盛,则肝血可以充养培育生殖之精,从而维持人的正常生殖功能;反之,若肝血亏虚,则肝血无以充养培育生殖之精,生殖之精匮乏,从而影响生殖功能,导致不孕不育。
 
  肝主疏泄,其疏泄功能正常,则气机调畅,气血和调,冲任通利,男子精关启闭合时,精液适时溢泻,女子经血藏泻有度,月事按时而下,男女适时结合就可有子。若肝之疏泄失常,则气机郁滞,气血失调,冲任不利,男子精关启闭失常,女子经血藏泻失度,从而影响生殖功能,导致不孕不育。
 
  ⑶扩大“治病求本”的学术内涵:周安方教授认为“治病求本”理论应该涵盖以下五个方面的内容:
 
  ①求阴阳: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说:“夫自古通天者,生之本,本于阴阳”;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说:“善诊者,察色按脉,先别阴阳”,“治病必求于本”。阴阳和调是维系生命的根本,阴阳失调是引起疾病的根源,因此治疗疾病就要抓住调和阴阳这个根本大法。
 
  ②求病因: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说:“必伏其所主,而先其所因”。认为要制伏战胜疾病,首先要杜绝去除病因。明·张介宾《景岳全书·传忠录》说:“起病之因,便是病本”。强调抓住了病因,针对病因治疗,就是抓住了治疗的根本。
 
  ③求病机: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说:“谨守病机,各司其属”。明·张介宾《类经·疾病类》说:“机者,要也”[。说明掌握了疾病的病机,就掌握了疾病的关键,针对疾病病机治疗,就是抓住了治疗的关键。
 
  ④求精气:《素问·金匮真言论》说:“夫精者,身之本也”。说明精气是人体生命的本原,是构成人体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的物质。因此,治疗疾病要注重顾护精气。肾藏精,为先天之本,顾护了精气就是顾护了先天之本。
 
  ⑤求胃气:《素问·玉机真藏论》说:“五脏者,皆禀气于胃,胃者五脏之本也”。明·李中梓《医宗必读·肾为先天本脾为后天本论》说:“胃气一败,百药难施”。胃气,一是指胃之受纳腐熟水谷的功能,与脾之运化功能合称为“中气”;二是指不疾不徐、从容和缓的脉象,反映了脾胃功能正常。脾与胃为表里,是后天之本。因此,治疗疾病要注重顾护脾胃,也就是要顾护后天之本、不使中气有伤。
 
  求阴阳、求病因、求病机、求精气、求胃气等五个方面不是孤立的,而是有机联系在一起的,因此要整体把握、灵活运用。
 
  ⑷首创“肝实肾虚”的学术观点:周安方教授强调师古而不泥古,发扬而不离宗,认为继承是基础,创新是关键,既要善于继承,又要勇于创新,注重对多年积累起来的泌尿生殖诊疗经验进行理论上的升华,通过经验总结,发现泌尿生殖疾病具有一些共同的基本规律,从而首次提出了泌尿生殖疾病的基本病机是“肝实肾虚”的学术观点。
 
  周安方教授根据《灵枢·经脉》“肝足厥阴之脉……循股阴入毛中,过阴器”与《灵枢·经筋》“足厥阴之筋……上循阴股,结于阴器”等论述,认为肝与生殖器的关系非常密切。根据“邪气盛则实”的理论,认为泌尿生殖疾病实证多责之于肝,主要包括肝经湿热、肝经气滞、肝脉瘀阻、肝经痰浊与寒滞肝脉等。根据《灵枢·经筋》“足少阴之筋……上循阴股,结于阴器”与《素问·六节藏象论》“肾者主蛰,封藏之本,精之处也”等论述,认为肾与生殖器的关系非常密切。根据“精气夺则虚”的理论,认为泌尿生殖疾病的虚证多责之于肾,主要包括肾精不足、肾气亏虚、肾阴不足、肾阳虚衰及阴阳两虚等。
 
  周安方教授认为肝肾同居下焦,水木相生,乙癸同源,生理上相互促进,病理上相互影响。临床上肝实可以加重肾虚,肾虚可以导致肝实,肝实与肾虚较少孤立存在,二者常常相互影响,导致虚实夹杂,肝肾同病,从而形成“肝实肾虚”相兼的病机特点。只不过在临床上有的是肝实在先,有的是肾虚在先,有的是侧重肝实,有的是侧重肾虚,因此其治疗也就有侧重于泻肝或侧重于补肾之别。这一学术思想深刻揭示了泌尿生殖疾病病机及治疗的基本规律,具有重要的临床指导意义。并根据泌尿生殖疾病具有“肝实肾虚”的基本特点,确立了“泻肝补肾”治疗泌尿生殖疾病的基本原则,创立了“泻肝补肾”治疗泌尿生殖疾病的系列经验方,临床应用疗效颇佳。
 
  2 临床经验
 
  周安方教授从医40余年,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,擅长治疗疑难杂病。强调治病要以人为本、以和为贵,用药注重恢复机体的阴阳气血平衡、调动机体的抗病康复能力。因此,每能出奇制胜,常起沉痾。
 
  2.1 主张辨病与辨证相结合
 
  周安方教授主张辨病与辨证相结合,认为病是证产生的根本原因,是疾病全过程的总体属性、特征和规律,认识的重点是全过程;证是疾病反映出来的现象,是疾病过程中某一阶段或类型的概括,认识的重点是现阶段。病为本,证为标,病规定着证,证从属于病,病不变而证常变,病有定而证无定。辨病是为了判断预后,更好地服务于辨证;辨证是为了发挥中医长处,保持中医特色,提高临床疗效。临床上,如能正确把握辨病与辨证相结合的方法,就能减少诊断失误,提高治疗效果。
 
  2.2 善于运用对药治疗疾病
 
  周安方教授强调用药如用兵,配伍要精当,注重阴中求阳、阳中求阴,血中求气、气中求血,因而颇具特色。周安方教授在临床上,常在大队补阴药中少配补阳药(或在大队寒凉药中少配温热药)以“阳中求阴”、在大队补阳药中少配补阴药(或在大队温热药中少配寒凉药)以“阴中求阳”,又常在大队补气药中少配补血药(或在大队行气药中少配活血药)以“血中求气”、又在大队补血药中少配补气药(或在大队活血药中少配行气药)以“气中求血”,从而加速恢复阴阳气血的协调平衡。
 
  周安方教授善于运用对药治疗疾病。如以熟地黄与淫羊藿配伍,一可滋补肾精,一能温补肾阳,滋阴可以助阳,补阳可以助阴,既可从阴中求阳,又可从阳中求阴;以黄芪与当归配伍,一补脾肾之气,一养心肝之血,补气可以生血,补血可以益气,既可从血中求气,又可从气中求血。重视对药的运用,通过多年的探索,总结出了疑难杂病中药配对经验,如以黄芪与牛膝配伍,升降相因、相反相成;以红参与水蛭配伍,补气活血、攻补兼施;以黄柏与肉桂配伍,寒温并用,相得益彰;以王不留行与山茱萸配伍,通塞并举、相反相成等。
 
  2.3 擅长治疗疑难杂病
 
  周安方教授论述了疑难杂病的基本概念,分析了疑难杂病的难治原因,即病程漫长、数病兼夹、形神同病、尚无良法;概括了疑难杂病的辨证要领,即辨并病与合病、辨主病与次病、辨主证与次证、辨真像与假象,强调“症有真假凭舌脉,脉有真假凭舌症,舌有真假凭脉症”;总结了疑难杂病的治疗经验,主张在辨病论治与辨证论治相结合的基础上,根据不同情况分别采用多法联治、主次分治、久病奇治(包括分别治肾、治脾、治瘀、治痰等)、重剂速治、守方缓治、中西合治等治疗方法。周安方教授辨病辨证准确无误,运用方药得心应手,因此治疗屡建奇功。
 
  2.4 临床验案举隅
 
  例1 陈某某,男,61岁。患者5年前开始头痛,并伴有头昏,头痛减则昏亦轻,头昏重则痛亦甚;疼痛没有定处,时前时后,时侧时巅,但以巅顶疼痛为多;有时隐隐作痛,有时跳动作痛,有时锥刺样痛;上午多痛轻,下午多痛重;遇风寒则痛增,避风寒则痛减;劳累后多痛甚,休息后多痛缓;睡眠中多不痛,醒来后则又痛。西医诊断为神经性头痛、血管性头痛、高血压病。治用镇静止痛、扩管降压等西药以及祛风散寒、镇肝熄风等中药,虽偶有微效,但旋即又发。察其舌苔薄白,舌质淡白,脉来弦涩。证属精血不足、血瘀首府、风寒袭头、下虚上实,治拟补养精血、活血通络、祛风散寒,方用益脑汤加味,药用熟地黄、制首乌、黄精、当归、川芎、延胡索、丹参、三七粉、白芷、藁本、甘草。患者服药7剂后头痛大减,续服7剂而愈。
 
  例2 郭某某,男,68岁。患者1年前开始常于增加腹压时有少许稀便从肛门排出;近3个月来,每于用力小便、打喷嚏或咳嗽时,就有少许稀便从肛门排出,每日大便失禁至少发生1次,多则日达4-5次,平时大便稀溏,未见红白冻子,亦无腹痛与里急后重之苦。察其舌苔薄白,舌质淡白,脉来沉缓,大便常规检查阴性,指检肛门括约肌松弛。证属脾肾两虚、中气下陷、仓廪不藏,治拟补脾益肾、升举中气、固摄大肠,方用固肠汤加减,药用炙黄芪、党参、炒白术、炙升麻、补骨脂、吴茱萸、五味子、肉豆蔻、石榴皮、赤石脂。患者服药7剂后大便失禁明显好转,续服上方加减方14剂而愈。
 
  例3 叶某某,男,68岁。患者1年前开始于睡眠中遗尿,初起时约10-15天遗尿一次,最近2个月来约3-7天遗尿一次,尿频尿急,饮水后更甚,尿后余沥,无尿痛,伴有腰膝酸软,性欲低下,勃起困难,记忆力减退,CT检查提示脑萎缩。察其舌苔薄白,舌质淡白,脉象沉细。证属肾气亏虚,膀胱失约,治拟补肾缩尿,方用止遗汤加减,药用熟地黄、黄精、补骨脂、韭菜子、益智仁、覆盆子、山茱萸、桑螵蛸、金樱子、芡实、山药、乌药。患者服药7剂后遗尿显著减少,续服上方加减方21剂而愈。
 
  周安方教授不仅医理精深,经验颇丰,而且医术精湛,医德高尚,情系患者,精心为患者诊治。周安方教授用自己的名字作了一首藏头诗:“周济生民尽所能,安康患友非为名;方正做人乃根本,诚信处事奉真情”。这首诗可以说是周安方教授的座右铭,也可以说是周安方教授的人生写照。
 
  三、教育教学经验
 
  周安方教授认为中医药植根于中国传统优秀文化,必须从中国传统优秀文化中吸取营养;中医药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经验医学,必须在强化经典理论学习的同时,加强临床实践教学;中医药的继承是发展的基础,创新是发展的动力。中医药院校不仅要培养学生宽厚的专业知识,而且要培养学生高尚的道德情操,也就是培养学生牢固为社会服务、为患者服务的思想。从而提出了“医药与人文相融,理论与实践俱重,继承与创新并举,博学与厚德兼顾”教育理念,并根据高等中医药教育的特点,提出了院校教育与师承教育相结合的中医药最佳教育模式的观点,尤其是在“七年制中医学专业”和“中医教改班”的培养方案中集中体现了这一思想,通过在学校教学管理过程中的实施,已经取得了明显成效。
 
  周安方教授多次以“怎样做一个好教师”为题给全校新进青年教师讲课。周安方教授认为,作为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”的教师,其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行,都会对学生的思想和行为产生深刻影响。因此,教师必须做到严谨治学,科学求实,爱岗敬业,为人师表;要用自己高尚的师德师风去感化和影响学生;要为学生做出楷模,成为学生学习的榜样;要把学生作为教育的主体,毫无保留的向学生传授医药科学知识和临床医疗经验;要关心、爱护学生,尊重学生人格。周安方教授在专业教育中也不忽视培养学生的思想道德情操,促进学生在德、智、体、美等方面全面协调发展。周安方教授注重运用启发式、讨论式、研究式及以问题为中心等教学方法进行教学,突出重点,攻破难点,澄清疑点,指明知识分界点和联系点,做到了“授人以渔”,而不是“授人以鱼”。周安方教授视名利淡如烟、事业重如山,不为浮名遮望眼、但喜庭前杏林稠。周安方教授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,因此深受学生的崇拜和爱戴。
隐藏边栏